利博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利博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利博娱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3 01:48: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2016年进入美国市场后,TikTok迅速进入苹果应用商店和谷歌应用商店的下载排行榜前十。《纽约时报》指出,在过去一年,随着TikTok成为世界上最流行的应用之一,它也遇到了许多其他大型社交网络存在的问题,比如说TikTok阴谋论、TikTok不实信息和TikTok极端主义等问题。但最令美国政府担心的,是TikTok由中国公司开发这一点。它也已经成为美国议员、监管者和隐私维权者密切关注的话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△《华尔街日报》新闻截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纽约时报》发表《除了“封杀”TikTok,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》的文章。文章作者写到,“我不相信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紧迫威胁的说法。同时作为一款外国应用,TikTok在某些方面比美国的技术平台更容易进行监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美国政府所鼓噪的意图禁止TikTok理由是,“担心软件会窃取美国公民的信息,有损美国国家安全利益”。对此,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,这种说辞并不可靠,“TikTok明显是一个娱乐性质的、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软件,与威胁国家安全不相关。TikTok在世界迅速流行起来,这种吸引力势不可挡。打压是为了遏制中国IT行业影响力。”白明说,美国封杀中国相关产业和成长空间,禁止其进入美国市场,是不想让中国在这一领域取得优势,与此同时,美方也希望借此举强行将本国网民与中国服务商切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道称,宣布发生“重大事件”的情况,常常与恐怖袭击或自然灾害有关。这意味着相关地区在必要时,可得到国家额外的支持,比如警察在需要时可以征召军队提供援助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调机构Morning Consult进行的调查显示,许多年轻选民对特朗普政府的禁令直接反应是“蔑视”。有18%的人表示,当他们听说美国政府正在考虑禁用某应用时,他们更有可能使用该应用;而48%的人则表示,这些信息不会对他们使用有关软件产生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无线电视新闻网(CNN)报道指出,TikTok在美国有1亿用户,人们已经逐渐依赖TikTok,许多人将其作为创业和谋生的途径,通过创作视频、直播、推广音乐和赞助内容等方式盈利。现在这些用户因可能会失去他们在TikTok上建立的一切而感到惊慌失措。“每个人都要崩溃了” 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帕帕斯当天上午在推特上发布一则视频,她在视频中表示:“我们听到了你们的支持,我们想说声谢谢,我们哪里也不打算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时间8月1日,TikTok美国总经理瓦妮莎·帕帕斯(Vanessa Pappas)在推特上回应称,TikTok将在美国长期运营,并计划在美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牛新春也认为,美国禁止TikTok根本没有能拿出手的理由,“这在经济和技术层面上很难解释得通,唯一能解释的就是,TikTok是中国企业,美国打压是出于政治考量。”至于美方抛出的理由,牛新春说,“TikTok究竟对美国国家安全有什么损害,迄今为止都没有具备说服力的证据。”